号试图阻止两艘日本渔船捕鲸,现在世界上只有日本、挪威等极少数国家在捕鲸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国际捕鲸委员会即将召开新一届年会,支持捕鲸国家可能首次超过反对者
6月16日,国际捕鲸委员会将在圣西提岛召开新一届年会,今年,在这个已经管理捕鲸行为超过50年的委员会,支持捕鲸的国家可能第一次超过反对的国家。因为后者注意到,日本在近些年已经收揽了来自西非和加勒比海的至少19个国家支持日、挪等少数国家的捕鲸行为。蓝色海洋中游弋的蓝鲸、长须鲸、驼背鲸……也许即将失去长达20年的保护伞。
《华盛顿邮报》6月2日报道,国际捕鲸委员会的捕鲸禁令在二十年当中不时被日本、挪威等一些捕鲸大国所破坏,但是整体上讲,该捕鲸禁令对于全球生态环境,特别是鲸鱼种群的繁衍生息起到了巨大的保护作用。
但新一届年会,禁止捕鲸的规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由于日本等少数捕鲸国的“努力”。此次会议很有可能推翻1986年的禁止捕鲸的规定而扩大捕鲸范围。
日本:“阴谋阳谋”一起来
现在世界上只有日本、挪威等极少数国家在捕鲸,日本在其中首当其冲。在新一届年会上,美国等国的官员和环保主义者准备对日本发难。他们认为日本收揽了至少19个西非和加勒比海小国加入到该组织以支持日本想要扩大捕鲸权限的要求。
日本外务省官员透露,小泉周四要求安提瓜和巴布达群岛的总理支持日本在16日准备提出的扩大捕鲸规模的提案。
这位官员甚至还说日本非常自信在这次会议上获得绝大多数的支持,并认为支持捕鲸和反对捕鲸的声音正趋于一致,它们之间的分歧日益缩小。
另外也有媒体报道,日本为了防止在会议上出现不利于自己的情况,暗地里还在筹备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之外召开另一个分论坛,以此来分化反对捕鲸的强硬国家。
虽然没有确切证据证明日本近几年买通19个西非和加勒比海国家,但是国际社会对日本的这种秘密公关一直有所察觉。刚刚落幕的日本与太平洋岛国峰会上,小泉就宣布向参加会议的太平洋岛国提供450亿日元的政府开发援助,环保组织批评:这是日本利用援助来购买国际捕鲸委员会的选票。甚至有报道说,日本曾给予安提瓜1700万美元以换取其对捕鲸行为的支持。
不仅仅是日本,挪威、冰岛等捕鲸国家也准备在这次会议上采取措施,以结束20年的捕鲸禁令。挪威捕鲸委员会的一位叫卡斯汀克莱普斯维克的官员证实,本月16日召开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是一个机会,因为支持捕鲸的国家会占微弱多数。
世界大部分鲸肉出口日本
国际捕鲸委员会由捕鲸国家成立于1946年。1982年,该委员会要求成员国到1986年止,分阶段结束商业性捕鲸。但允许有限的研究性捕鲸。而挪威和日本继续以“科学研究”为名捕杀小须鲸。据悉,世界上大部分鲸肉出口到日本。
包括美国和日本在内的渔业官员表示,下个月国际捕鲸委员会就要对捕鲸业的前景做出新的决定。而目前支持扩大捕鲸活动的委员会会员国首次居于多数。虽然推翻已执行20年之久的相关国际法律需要四分之三的成员国支持,但目前的局面足以使日本等国掀起一次简单多数的秘密投票表决,从而使日本等国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中的地位得到巩固。
卡斯汀克莱普斯维克对媒体表示:“1990年以来一直是反对的声音占多数,去年双方几乎达到平衡,不过目前不是这样了。我们谈禁止捕鲸20年了,有什么效果?什么也没有。”
反捕鲸运动轰轰烈烈
然而,在少数国家积极推动解除禁令的同时,世界上的环保主义者和爱鲸人士也在掀起新一场反对捕鲸的运动。
美国的国际动物福利基金会1日在纽约的时代广场和洛杉矶的日落大道等着名景点宣传保护鲸鱼,支持禁止捕鲸,并且强烈要求日本遵守国际捕鲸组织的规定,不要试图用不光彩的手段破坏这项禁令。
反商业捕鲸的国家目前也正在积极努力活动,争取挫败日本等国的图谋。新西兰环境部长计划与基尔巴提、所罗门群岛等国家和地区的官员会面,而澳大利亚的环境部长正在南太平洋穿梭访问,旨在说服这些国家放弃支持日本捕鲸。
国际动物福利基金会的负责人格莱葛瑞怀特斯通认为:“大多数的美国人都认为应该保护鲸鱼,不应该废除捕鲸禁令。”
但澳大利亚参议员塞沃特表示,他已经与独立的国际法律专家陪审团联合,准备向国际海洋法院和国际司法委员会控告日本所谓科学捕鲸缺乏法律依据。
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5月27日,危地马拉民众大约200人在危地马拉城中心广场组成鲸鱼形状抗议捕鲸行为。
包括巴西政府官员和一些民间团体在内的巴西人联合会准备发起一项运动,使南大西洋地区成为鲸鱼自由的天堂,以此抗议日本等国的捕鲸行为。这一计划也得到了南非、阿根廷、新西兰等国的支持。
据悉,澳环境部长主要是对南太平洋岛国进行游说以阻止日本的提案获得多数票,他甚至放出“狠话”:“如果在即将召开的会议上,南太平洋国家支持日本的提案,这一地区就会成为招致国际社会愤怒”。
国际捕鲸委员会新西兰籍委员帕默对捕鲸禁令能否继续感到悲观,“假如善良的国家在委员会失去大多数地位,那将是非常坏的结果,我认为倾覆时刻已经近在咫尺”。
■现状 鲸类生存仍面临巨大威胁
100年来,没有人质疑这样一个事实:商业捕鲸破坏了鲸类在全世界的生存,使许多种类的鲸面临灭绝的危险甚至彻底灭绝。
以蓝鲸为例,这种比最大的恐龙还要大两倍的动物在美国海岸的数量,1920年为25万头,目前的数量急剧减少了96%,而长须鲸的数量过去是60万头,目前也减少了92%.尽管国际社会一直对大规模捕鲸进行限制,但是技术的发展也对鲸类生存造成了威胁。比如美国海军曾经用声纳驱逐深海的鲸类,使一些鲸类时常撞到渔网或者误撞船只。
美国研究鲸类的专家罗杰佩恩曾经在1968年首次记录下驼背鲸的歌声,日前他对媒体表示:“得知鲸类数量急剧减少,所有人都非常吃惊,甚至在一些区域,它们的数量不足以支撑一个种群存活。因为人类的某些行为,目前鲸类生存正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的确,在捕鲸禁令的保护下,一些种类的鲸数量渐渐得到恢复,例如小须鲸,已经增长到大约数百万头,然而,好不容易恢复种群的小须鲸,也正是捕鲸国家猎杀的对象。冰岛去年捕杀了39头,挪威捕杀了639头。日本则捕杀了853头小须鲸和濒临灭绝的长须鲸。
■声音
人们需要抵制日本的产品,只有这样才会迫使日本经济界向支持捕鲸的日本政客施加压力。———《基督教科学箴言报》6月2日社论
“食人族也是文化。人类确实存在某些文化因素,但这些文化因素违背了文明发展和保护自然的基本原则,假如我们不愿意保护好鲸类,那么自然界余下的物种也时日无多了”。———美国环保组织领导人威特斯通
“确实,我们正在捕杀鲸,但是鲸类的数量恢复也是巨大的,而且日本国民也很疑惑,为什么只有鲸才能这样礼貌的对待,牛肉、猪肉、鸡肉——它们都是动物,但是人们照吃不误。———日本议员YoshimasaHayashi
“已有的文字记录显示,挪威人从公元9世纪就开始捕鲸,对于挪威人而言,接受盎格鲁-萨克逊世界的文化选择非常困难”。———挪威政府高官约翰森
南方渔网编辑:裴冰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暂停了商业捕鲸活动。然而,日本仍然每年消费近2000吨鲸肉。在即将结束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年会上,日本更是提出申请,要求将其“科学捕鲸”的配额翻番。日本水产厅官员对此的解释是:日本一直在参与搜集有关鲸鱼研究的科学数据,而且食鲸肉也是日本文化传统的一部分。

图片 1

  重新打造“食鲸文化”

摘自中国日报网站:2007年6月21日,在日本东京以东的一个港口,渔夫正在分解一条11吨重的突吻鲸。由于人类的捕杀,目前全世界13种鲸中已有至少5种濒临灭绝。为保护鲸类,国际捕鲸委员会自1986年起禁止商业捕鲸活动,但1987年这一禁令出现松动,允许“以研究为目的”的限量捕鲸活动。尽管遭广泛反对,日本每年仍以科学研究为名大量捕杀鲸类。
新华社/路透

  6月17日下午,在日本北部一个小镇,一所小学的学生们集合在礼堂里,聆听一名鲸鱼专家讲述这种地球上最大的哺乳动物。孩子们饶有兴趣地传看鲸的牙齿,了解鲸的生活习性。然而,这些只是进入主题前的铺垫———孩子们接下来将吃惊地发现,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盘盘炸鲸肉。

图片 2

  作为日本政府和渔业公司推广鲸肉食用项目的一部分,这些小学生们把炸鲸肉装进了他们的餐盒———尽管有些孩子看上去不是那么情愿。当这顿特别的聚餐结束后,学生们还将带着一叠书本和册子回家,书中详细记载了诸如如何将从超市买的冻鲸肉解冻,如何制作鲸肉汉堡、鲸肉汤等问题。

资料图片:2004年7月9日,一只巨大的驼背鲸在靠近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的印度洋沿岸地区冲出海面。每年大约有两千头驼背鲸长途跋涉,从寒冷的南极经由南非东部海域迁徙到莫桑比克一带,在相对温暖的海水中交配、产仔。新华社/路透

  一名7岁的男孩是初次品尝鲸肉的滋味。尽管从感情上来说有些难以接受,但当把鲸肉放进嘴里的时候,“我立刻喜欢上了它,味道真的很不错”。

图片 3

  这种反应正是日本捕鲸者及支持捕鲸的人所愿意看到的。

资料图片:2005年12月21日,绿色和平组织船只“希望”号试图阻止两艘日本渔船捕鲸。
当日,“希望”号上的绿色和平组织成员与一支日本捕鲸船队正面交锋,阻止其捕鲸。绿色和平组织希望以此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早日终结捕鲸的行为。虽然国际捕鲸委员会已禁止商业捕鲸,但日本一直以“科学研究”为名持续进行捕鲸活动。
新华社发

  在全球呼唤保护鲸鱼、停止商业捕鲸的浪潮中,日本一直振振有词:“捕鲸是日本历史和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日本人停止捕食鲸鱼就像要求美国人停止吃牛排一样”。

日本是“科研捕鲸”?探秘日鲸鱼屠宰场

  日本拥有数百年的捕鲸历史,自古以来,鲸肉就是日本宴会上的美味佳肴。然而近几十年来,日本人对食用鲸肉的需求量大大减少,尤其是年轻人,很少吃鲸肉。调查显示,约有60%的日本人从来没有吃过鲸肉,而只有不到1%的日本人声称每月至少吃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要以“饮食文化”的名义为捕鲸正名,重新唤起国民对鲸肉食用的热情成了日本政府和捕鲸支持者的首要任务。

组图:环保组织悬赏2.5万美元捉拿日本捕鲸船

  据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目前日本政府每年用于在国民中推广鲸肉食用的开支约为500万美元。此外,一些支持捕鲸的民间组织在日本各地组织捕鲸讲座,开设烹调课程,以刺激市场需求。

据美国媒体报道,日本迄今为止最大的“科研捕鲸”项目将在11月18日启动,他们的捕鲸船队将在前往南太平洋捕杀鲸鱼。值
得注意的是,日本捕鲸船将违反国际禁令,捕杀着名的驼背鲸。

  “科学捕鲸”遭叫停

据悉,日本捕鲸船队将捕杀多达50头驼背鲸。这将是国际捕鲸委员会1963年宣布禁止捕杀驼背鲸以来,最大的驼背鲸捕杀行动。

  作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成员,自1986年国际《禁止捕鲸公约》生效以来,日本也宣布放弃商业捕鲸。但自1987年开始,日本以“科学研究”为名,重新将捕鲸船开向大海,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捕鲸国之一。

日本捕鲸船队将在8030吨位的“日新丸”号鲸鱼船的带领下前往南太平洋,执行日本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科研捕鲸”计划。除了50头驼背鲸,日本捕鲸船还将捕杀多达935头小须鲸和50头长须鲸。

  根据调查显示,日本每年用于销售的鲸肉数量高达2000吨。在日本的餐厅和食品商店里,鲸肉随处可以买到。而且,据DNA采样分析结果显示,日本市场销售的鲸肉包括座头鲸、长须鲸、灰鲸等多种濒危鲸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