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怎么看都和王文娥织出来的鱼网不同,集中捕上来的鱼太多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有一首歌唱得好:“红太阳升东方,南海涛涛放金浪,渔家姑娘在海滩,飞梭走线织鱼网,织网哟织网哟,织成渔网心欢畅……”湖州虽然四周无海,但却濒临美丽的太湖,上个周末,记者就去了太湖边织鱼网。
上午9点,当记者来到太湖旅游度假区白雀乡小梅村时,渔民沈百方正捕鱼回来,而他的妈妈王文娥正在渔船上织鱼网。63岁的王文娥从她爷爷那辈开始就是渔民,63年来她一直生活在渔船上。当记者表达来意后,热情的王文娥就拿出了另一套工具,手把手地教记者织鱼网。
“这个是梭子,相当于我们做衣服的针,那个是按板,是在织鱼网时起固定作用的。”王文娥边介绍,边在梭子上绕上了粗粗的一圈绿色尼龙线,“捕的鱼不同,织的鱼网也是不一样的,我教你织的鱼网是专门捕虾的。”只见王文娥“嗖、嗖”两下,便帮记者在按板上起好了头,并演示了起来。王文娥灵巧的双手引领着梭子在细细的网眼间飞快地穿行,飞针走线让人看花了眼,记者半晌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织鱼网其实很简单,只有上下两针,你跟着我做。第一针把尼龙线绕过按板,自下而上地穿过起好头的网洞内,接着将尼龙线按在按板上,把尼龙线自上而下地固定前一针进行打结,然后依次就可以了。”王文娥为记者进行了总结。
可说说简单,具体做起来并不那么容易,记者按照王文娥所说的上下针操作起来,虽然穿对了网眼,可怎么看都和王文娥织出来的鱼网不同,每个网眼都松松垮垮,大小还各不相同。“这主要是你没有拉紧尼龙线,网眼自然就会这样。”
经过王文娥提醒后,记者又织了起来,鱼网渐渐开始像样起来。不一会儿,一排两三百眼的鱼网就织好了。“织第二排时记得要翻面。”在王文娥一针一线的指导下,记者也织出了一张像模像样的鱼网。“织得不错,但这个大小还不能捕虾,要做一张完整的鱼网还得花上不少工夫。”王文娥告诉记者,她的织鱼网手艺是从她爷爷手里一直传下来的,虽然现在社会发展了,很多人都不织鱼网了,而是用买来的鱼网,但这传统的手艺还是不能丢啊!南方渔网编辑:黄倩

核心提示:太湖后天就要开捕了,整装待发的渔民却颇有些担心:集中捕上来的鱼太多,浪费了,价格卖不高,但休渔期时鱼价偏高,市民直呼“吃不起”。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盘踞在他们的脑中……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太湖后天就要开捕了,整装待发的渔民却颇有些担心:集中捕上来的鱼太多,浪费了,价格卖不高,但休渔期时鱼价偏高,市民直呼“吃不起”。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盘踞在他们的脑中……太湖的鱼怎么捕才科学?渔民担心:与往年一样增产不增收后天,太湖一年一度的禁渔期即将结束,湖面马上就要热闹起来了。吴兴区塘甸水产村、幻溇水产村,长兴新塘村等沿湖村庄的渔民正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捕鱼用的设备。走进塘甸水产村,只见许多渔民正在做着开捕前最后的准备工作——整理渔网、补渔网、检修自己的渔船……村负责人姚小林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昨天还陪着江苏渔政的工作人员做着开捕前的检查。据了解,塘甸水产村是目前我市渔民最密集的村落,每年9月份是村里人最忙碌的一个月,届时,全村165条渔船将开赴太湖进行一年一度的捕捞作业。据介绍,水产村渔民主要的捕鱼区域集中在大雷山和小雷山一带,一般用飞机网和高踏网进行大规模捕捞。“9月初刚开始捕捞的时候,上鱼量非常大,每天都有几十吨的鱼被捕捞上来。其中鲚鱼和一些品相不好的花、白鲢基本上会进冷库或者卖到周边省市作饲料鱼,一些个头大、品相好的花、白鲢会大量进入湖州各农贸、水产市场。”姚小林向记者介绍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多数渔民的心情都很复杂,既有期待丰收的喜悦,同时又担心卖不出好价钱。据塘甸水产村和环渚乡太湖沿岸的一些渔民反映,虽说9到12月份有4个月的捕鱼时间,但是基本上9月份鱼都捕完了,大量的鱼集中在9月份上市,卖不出高价。“鱼一多就容易死,再加上9月份的天还比较热,鲜鱼一般放不起,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鱼以一元甚至几毛钱的价格卖作了饲料鱼。”一名老渔民告诉记者,一船一船的鱼上来,看着又开心又忧心,鱼丰收固然是好事,但是卖不出去也发愁,尤其看着那么多活蹦乱跳的大鱼最后做了饲料鱼,真当是心疼。“因为是大规模集中捕捞,很多大个头的花、白鲢的鱼鳞容易磨掉,卖相没了,鱼贩子都不要,最后只能贱卖作饲料鱼。”说起这事儿,老渔民很无奈。据老渔民介绍,现在市场上的一些花、白鲢基本都能卖到每500克六七元,贵点的八九元的价格都有。但是一到9月份开始大规模上鱼,鱼价立马跌得只剩二三元,就这样鱼贩子还挑挑拣拣,有点损伤的鱼都不要。“如果平时也能放宽零捕散抓,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市民疑问:为何太湖休渔时间最长相对于渔民复杂的心情,大多数市民显然比较乐意见到鱼集中上市所带来的低价与实惠。湖州自古以来就是鱼米之乡,水网纵横又依傍着太湖,鱼类资源丰富,湖州人也大多爱吃鱼。古时曾有文人说过:“春天暖洋洋鱼儿肥头,夏天热火火鱼儿肥尾,秋天鱼儿爱号,肉肥背脊嫩,冬天鱼儿沉底,肥肚皮。依湖州人的吃鱼经验,春吃鱼头夏吃尾,秋吃脊背冬吃肚。”可见,湖州人会吃鱼也是古来有之。可是除了每年9月份,大多数时间淡水鱼的价格都不便宜,尤其是今年淡水产品一路高歌猛进,先有“虾一跳”,河虾、太湖青虾卖出每500克七八十元的高价;后有淡水鱼跟涨,以前每公斤4元多的白鲢都卖到了12元多,花鲢价格就更贵了。这让很多爱吃鱼的市民直呼“吃不起”。市民老张就十分爱吃鱼,他经常念叨一句话:“四条腿的不如两条腿的,两条腿的不如没有腿的。”每年9月份,老张总会让渔船上的朋友给自己备几条新鲜活跳的花鲢,晒一些鲚鱼干和银鱼干。自己空闲时候甚至会跑去帮朋友搭把手,下湖去捕鱼。“过去几年我也经常上船,所以看得比较多。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那就是现在这样的集中捕捞到底合不合理。”老张表示,“渔民都还在用高踏网捕鱼,网眼大小没有控制,经常是大鱼小鱼一起抓了起来,上鱼量太大,很多鱼最后都成了饲料鱼,而一年的大多数时候,市民又因为市场供应的鱼少,吃不到便宜鱼,这样算不算一种资源浪费?我曾经就看到50厘米长短的大鱼因为抓上来的时候鱼鳞掉得厉害,被归到了饲料鱼一类。再比如2010年那次,碰上了大年,鱼实在太多了,能装1000多公斤鱼的渔船每天来回跑几趟,好多鱼在抓的过程中死掉,卖到后面连饲料鱼都没人要,最后没办法,一些捕上来又被重新扔回了太湖。”老张告诉记者,其实他也在关注除太湖外,其他淡水湖泊的一些休渔政策。“比如鄱阳湖水域休渔采取的是分区域轮休,休渔期是3个月至半年时间,洞庭湖休渔时间为4个月,相比较而言,太湖为期7个月的禁渔期是不是太长了一些?”张先生不禁提出自己的疑问。相关部门表示:根据实际情况制订休渔政策市渔政渔港监督管理站副站长钱仕强说:“渔民的担忧和市民的疑问并不是没有道理,现在的休渔政策确实会造成这种情况。平时鱼少价格贵,9月份大量上市被贱卖甚至用作饲料鱼,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目前使用的这种休渔政策是渔管会每年根据太湖的实际情况研究出来的,有自己的依据。”每年从2月1日至8月31日进行禁渔是有多方面考虑的。一部分原因跟水体的大小有关,和鱼的生长速度有关。据介绍,如果休渔时间过短,鱼的生长时间不够,那么分量和个头大小都没有办法得到保证。另外一部分原因则归咎于对太湖水体的治理和对太湖水域生态环境的保护。“每年对太湖进行增殖放流,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净化水体。太湖的富营养化较为严重,易爆发蓝藻,鱼在水中多待一天就能多吃掉一些浮游生物、植物,比如蓝藻等,这对太湖水质的净化能起到很关键的作用。”钱仕强告诉记者,其实从5月份开始,一些小型作业是被允许的,比如说用地笼网等。但也有渔民表示:“用小网基本上抓上来的都是太湖青虾、太湖白虾,鱼类比较少。大规模上鱼还是得依靠高踏网之类的大网。”据了解,如今的捕捞工具和以前比先进了许多,渔民捕鱼使用的多是飞机网和高踏网。而高踏网的使用正是造成9月份上鱼集中、鱼类资源浪费的原因之一。随着近年来高踏网生产作业机械化程度的不断提升,捕捞强度不断加大。因为高踏网短时间的捕捞量巨大,造成大量优质鱼、虾类资源被当作饲料利用而形成的浪费相当严重。而且用高踏网捕鱼是无选择性捕捞,遏制了部分底层鱼类的种群发展。2010年有关统计数据显示,太湖从事高踏网生产渔民近400户,占总数的6%,但其渔获物总量却占全湖的60%。在太湖岸边一户渔民的家里,记者看到了渔民口中的高踏网,这种网面积十分巨大,一口网长达数百米,网眼却很小,可以捕鲚鱼,也可以捕捞花、白鲢等。捕鱼作业时,高踏网在水底可通吃大小鱼虾,一网捞上来,最多时可收获几万公斤,杀伤力很强。这样的网具产量高,但是鱼虾上市时间过于集中,影响价格,不利于大多数渔民的增收。钱仕强告诉记者,和海捕相比,我们这边捕鱼对渔网网眼的要求太少,按常理来说,应该和海捕一样,将渔网的网眼大小进行量化规定,这样才能有选择性地进行作业,避免大鱼小鱼一起抓。但现在这项规定的实施显然还有难度。“其实去年的一些会议上,我们就在商讨关于取消高踏网作业的事情,江苏渔政2010年的时候提出了要禁止高踏网入湖生产作业。对原从事高踏网生产的渔民,将引导其转产转业,优先安排其它渔具生产。但是实施起来困难还比较多。比如不让用高踏网的渔民要买新设备就是一笔不小的投入,没补贴不行。”钱仕强表示。据了解,目前有关部门正在申请更换高踏网等捕鱼设备的相关补助,如果高踏网作业能够得到有效禁止,那么相信今后集中上鱼造成资源浪费这种现象会有明显的改善,同时对保护太湖生态环境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必赢亚州手机app,太湖后天就要开捕了,整装待发的渔民却颇有些担心:集中捕上来的鱼太多,浪费了,价格卖不高,但休渔期时鱼价偏高,市民直呼“吃不起”。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盘踞在他们的脑中……太湖的鱼怎么捕才科学?

渔民担心:与往年一样增产不增收

后天,太湖一年一度的禁渔期即将结束,湖面马上就要热闹起来了。吴兴区塘甸水产村、幻溇水产村,长兴新塘村等沿湖村庄的渔民正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捕鱼用的设备。走进塘甸水产村,只见许多渔民正在做着开捕前最后的准备工作——整理渔网、补渔网、检修自己的渔船……

村负责人姚小林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昨天还陪着江苏渔政的工作人员做着开捕前的检查。据了解,塘甸水产村是目前我市渔民最密集的村落,每年9月份是村里人最忙碌的一个月,届时,全村165条渔船将开赴太湖进行一年一度的捕捞作业。据介绍,水产村渔民主要的捕鱼区域集中在大雷山和小雷山一带,一般用飞机网和高踏网进行大规模捕捞。

“9月初刚开始捕捞的时候,上鱼量非常大,每天都有几十吨的鱼被捕捞上来。其中鲚鱼和一些品相不好的花、白鲢基本上会进冷库或者卖到周边省市作饲料鱼,一些个头大、品相好的花、白鲢会大量进入湖州各农贸、水产市场。”姚小林向记者介绍说。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多数渔民的心情都很复杂,既有期待丰收的喜悦,同时又担心卖不出好价钱。据塘甸水产村和环渚乡太湖沿岸的一些渔民反映,虽说9到12月份有4个月的捕鱼时间,但是基本上9月份鱼都捕完了,大量的鱼集中在9月份上市,卖不出高价。

“鱼一多就容易死,再加上9月份的天还比较热,鲜鱼一般放不起,所以每年都有很多鱼以一元甚至几毛钱的价格卖作了饲料鱼。”一名老渔民告诉记者,一船一船的鱼上来,看着又开心又忧心,鱼丰收固然是好事,但是卖不出去也发愁,尤其看着那么多活蹦乱跳的大鱼最后做了饲料鱼,真当是心疼。

“因为是大规模集中捕捞,很多大个头的花、白鲢的鱼鳞容易磨掉,卖相没了,鱼贩子都不要,最后只能贱卖作饲料鱼。”说起这事儿,老渔民很无奈。据老渔民介绍,现在市场上的一些花、白鲢基本都能卖到每500克六七元,贵点的八九元的价格都有。但是一到9月份开始大规模上鱼,鱼价立马跌得只剩二三元,就这样鱼贩子还挑挑拣拣,有点损伤的鱼都不要。“如果平时也能放宽零捕散抓,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