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签订后,请求法院确认逸兴公司与白沙鱼场签订的《承包合同书》合法、有效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中新广西网消息:
广西玉林市逸兴农业科技发展总公司,与国营广西桂平市白沙鱼场,因鱼场承包合同的纠纷多次对簿公堂。经过桂平市人民法院一审、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再审和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再审,三级人民法院都判决逸兴公司和白沙鱼场双方签订的承包合同合法、成立、有效。可是,白沙鱼场在判决生效的情况下,拒不执行法院的判决,使投资承包方逸兴公司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并面临与第三方公司所签订的合同不能按时履行,还要向对方赔偿巨额违约金。
本着客观和负责任的态度,记者前往桂平市分别采访了逸兴公司的负责人和自称白沙鱼场的委托代理人;以及白沙鱼场的上级主管部门桂平市水产畜牧兽医局的有关负责人和桂平市政府的相关领导。
在桂平市,逸兴公司向记者提供的《承包合同书》、有关材料及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均显示:2003年3月28日,逸兴公司与白沙鱼场签订了《承包合同书》,由逸兴公司整体承包白沙鱼场,承包期限为2003年4月1日至2033年3月底止,共30年。《承包合同书》经白沙鱼场的主管局桂平市水产局同意并加盖公章,其法人同时签名。
合同签订后,逸兴公司即对白沙鱼场进行接收和经营管理。在合同履行初期,双方比较配合,逸兴公司也按合同的约定缴纳了第一年度的管理费8万元,并提前预交下一年度的管理费78630.5元,依约缴纳了当年白沙鱼场职工的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费近5万元。
而白沙鱼场从2003年7月起便开始违约,2003年10月5日向有关部门提出《关于坚决撤销龙积信副场长职务终止陆家逸承包合同的报告》,成立了由顾柱章为白沙鱼场职代会代表、工会领导。2004年1月发出桂平市白沙鱼场职工大会公告,声明由顾柱章、卢诣志、李业文为白沙鱼场临时负责人,公开宣布从2004年废除与逸兴公司签订的合同,统一收缴承包金,统一管理,并要求白沙鱼场各承包户要支持合作,违者后果自负,严重者将收回承包权。
2004年5月,白沙鱼场在没有依法解除合同前提下,单方毁约,违约追收承包金。逸兴公司因此无法在鱼场内正常开展经营管理。2005年2月6日,逸兴公司向桂平市白沙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请求调解。桂平市白沙镇调解委员会于2005年7月26日作出调解意见书,认定白沙鱼场的行为构成侵权,要求白沙鱼场停止侵权。但白沙鱼场拒不执行调解意见。2005年9月5日,逸兴公司向桂平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确认逸兴公司与白沙鱼场签订的《承包合同书》合法、有效。
白沙鱼场辩称,双方签订的《承包合同书》是合法、有效、成立的。双方应按合同的约定履行义务,白沙鱼场已依约定将鱼塘清点造册交给逸兴公司承包,但逸兴公司只是向白沙鱼场交付第一年度的管理费8万元,交付鱼场职工2003年4月至12月的养老保险费约4.5万元和2003年度半年的失业保险费约5千元。其代白沙鱼场支付的5万元债务是以前逸兴公司使用鱼场场地所欠的,不是预交下一年度管理费。白沙鱼场从逸兴公司承包鱼场起,从没有干涉过逸兴公司的经营管理,更没有任何违约行为。白沙鱼场个别职工的行为,不能代表白沙鱼场管理者的行为。逸兴公司不履行义务,没有按照合同规定,在2004年3月底前,向白沙鱼场交付2004年度管理费的50%即4万元,并按月交纳职工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费,且在2004年5月上旬自行撤离鱼场,逸兴公司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其行为严重违约,致使白沙鱼场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白沙鱼场已支付鱼场职工2004年1至4月的养老保险费和失业保险费。白沙鱼场反诉请求法院解除双方签订的《承包合同书》。
桂平市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原、被告在合法、平等、自愿的基础上所签订的《承包合同书》,其内容与形式符合法律的规定,是合法、成立、有效的合同,法院依法予以确认其合同的真实性和合法性。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双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合同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合同。本案原告逸兴公司以合同合法、有效,依法成立为由,请求法院依法进行确认,证据充分、理由正当,法院依法予以支持。本案被告白沙鱼场反诉原告逸兴公司没有依合同约定交纳承包管理费、支付鱼场职工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费等为由,请求解除合同,并反诉逸兴公司支付2004年4月的承包管理费、2004年1-4月的鱼场职工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费若干及其滞纳金。因白沙鱼场在反诉逸兴公司承包鱼场期间,其大部分职工对逸兴公司的承包行为采取了妨碍承包的行为,导致逸兴公司没有依约定时间,支付应交的各项费用。白沙鱼场要求解除合同,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当事人协商一致解除合同、或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有其他违法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而解除合同的规定,白沙鱼场请求解除合同的理由不充分、证据不足,法院依法不予支持。白沙鱼场反诉逸兴公司所交5万元属前期所欠承包款,没有充足证据证实,法院依法不予支持。
桂平市人民法院遂于2005年11月30日作出判决,逸兴公司与白沙鱼场于2003年3月28日签订的《承包合同书》合法、成立、有效,驳回白沙鱼场要求解除《承包合同书》的诉讼请求。白沙鱼场不服判决上诉,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贵民二终字第24号民事判决,解除白沙鱼场与逸兴公司签订的《承包合同书》。逸兴公司不服判决申请再审,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2月1日作出再审判决,撤销本院贵民二终字第24号民事判决,维持桂平市人民法院判决。白沙鱼场向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11月22日作出再审判决,维持贵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驳回白沙鱼场再审请求。
逸兴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广西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后,公司已向桂平法院申请执行,桂平法院已于2009年1月16日执行完毕。此前,公司曾向桂平市委、市政府书面反映情况,没有结果;相反,白沙鱼场的上级主管桂平市水产局居然在白沙鱼场召开承包户会议上,宣读《桂平市政府关于请求区高级人民法院解除白沙鱼场与逸兴公司合同的函》。又于2009年1月18日作出《关于做好白沙鱼场职工和租用鱼场资产个体业主稳定工作的函》,要求逸兴公司不得收取承包金。
2009年2月27日,白沙鱼场向逸兴公司发出解除《承包合同书》通知书。3月份,桂平市水产局在贵港市招商促进局网页等发布招商信息,项目为“桂平市白沙鱼场综合开发项目”。4月15日,白沙鱼场又向承包户发出通知,声称白沙鱼场与逸兴公司签订的《承包合同书》已解除,逸兴公司不能继续在白沙鱼场从事经营活动,公司任何人向承包户收取承包金,要承包户签订合同,都是违法行为。
5月26日,桂平市水产局在白沙镇政府召集有关职能部门、逸兴公司代表、白沙鱼场领导召开会议,会议上桂平市水产局宣布该局的决定,解除逸兴公司与白沙鱼场承包合同,逸兴公司停止经营管理活动并撤离白沙鱼场,该局派出工作组进驻白沙鱼场。次日,桂平市水产局在白沙鱼场召开承包户会议,白沙鱼场宣布恢复对鱼场经营管理,桂平市水产局宣布即日派出工作组进驻白沙鱼场。
在桂平市水产局记者采访了该局原党组书记、现为主任科员的周栋智,他称自己是白沙鱼场的委托代理人。周栋智告诉记者,人民法院的判决是依法的,但在认定事实上有问题,主要是证据不足。周栋智质疑人民法院判决的公正性,认为三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没有反映和采信白沙鱼场方面的主张和诉求。
而白沙鱼场主管局桂平市水产局党组书记甘书记认为,法院判决合法有效,白沙鱼场的确没有履行承包合同;桂平市水产局曾出具过相关工作意见,派过工作组,但没有下过正式文件。
桂平市政府相关领导表示,法院判决合法有效,逸兴公司则对国家法律、法规、政策了解不够;上述事件的焦点在于如何执行法院判决,桂平市政府将配合法院就执行问题进一步商量,敦促双方执行法院判决。
逸兴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法律意味着公平、公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他对桂平市的投资环境表示失望与寒心:白沙鱼场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表现了对国家法律的蔑视;桂平市水产局实施行政干预,滥用行政权力,公开支持白沙鱼场不执行法院判决,是无视法律的尊严;桂平市政府也没有及时体察和尊重外来投资者的意见,更没有积极协助处理纠纷,使本来合法简单的事情演变复杂;对于没有法律作后盾、邈视法律的投资环境,外来投资者只能表示遗憾。

新京报讯
2月19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发了蔡徐坤合同案二审文书。判决显示,蔡徐坤与上海依海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之间的经纪合约解除,并驳回了依海的全部诉讼请求。目前该判决已生效,蔡徐坤与依海公司持续近两年的合约纠纷终于尘埃落定。随后,蔡徐坤工作室官方微博发文,一句“拨得云开见月明”被疑回应此事。

基本案情

图片 1

原告李某诉称,2004年原告承包了冷库,2004年9月5日翟某与李某签订仓储合同,约定储存苹果为160吨,每吨160元。合同签订后,翟某说资金紧张,暂时不能支付2万元的定金,写下欠条一张。合同约定,自2004年9月5日后开始入库,可被告迟迟不见行动,过一段时间后,原告问被告,被告说这个库我一定包,等一段时间再入库。直到最后,被告也未储存苹果,造成原告的冷库闲置一季。减去各种费用,被告应支付原告因其违约而造成的各种损失48000元。法院判决如下:被告翟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原告损失30000元。判决生效后,翟某不服,向检察机关申诉。检察院抗诉,原法院再审判决如下:一、撤销原判决。二、驳回李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李某承担。李某不服再审判决,判决生效后,向中级法院申请再审,中级法院决定提审。

图片 2

办案思路及心得

新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蔡徐坤方代理人詹德强律师,对方表示,该合约纠纷案的主要争议在于,这份合约是否可以解除,“我们主张应当解除。首先,依海未履行经纪合同的约定,无法实现原告签订合同之根本目的。其次,双方签订的《经纪合同》艺人方权利与义务严重不对等,不公平,经纪公司对自己义务的规定不具有操作性,培养和发展艺人演艺事业是双方的共同点,但争议的合同无法实现签订合同目的。此外,双方签订的《经纪合同》本身也已经无继续履行的基础。”

律所接受再审申请人李某委托,指派本律师承办本案,律师认真研究案情后,认为本案涉及的法律问题有以下几点:1、原再审判决是否正确。2、仓储合同是诺成性合同还是实践性合同。3、仓储合同是否解除。本律师及时到法院阅卷,并认真分析。
本律师提出以下代理意见:
一、李某与翟某签订的仓储合同是双务、有偿、诺成性合同。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81条规定:“仓储合同是保管人储存存货人交付的仓储物,存货人支付仓储费的合同。”双务、有偿性显而易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82条“仓储合同自成立时生效”之规定,确认了仓储合同为诺成性合同,而不是等到仓储物交付才生效。仓储合同为诺成性合同,这一点显著区别于实践性的保管性合同,即合同从成立时即生效,而不是等到仓储物交付才生效,这一点在《合同法》上明确定义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在仓储合同中,保管人是具有专业性和营利性的从事仓储营业服务的民事主体,合同一旦成立,在仓储物交付之前其必然要耗费一定的人力、物力、财力为履行合同做必要准备,若存货人此时反悔不交付货物,必然
给对方带来损失,若仓储合同作为实践性合同,则合同从交付之日才成立,从订立合同到交付之间的这种损失只能依缔约过失责任而不是违约责任请求赔偿,作为诺成性合同则不同,只要双方
达成一致协议、合同成立,则合同立即生效,双方当事人必须受合同效力的约束,上述损失就可依违约损失获得赔偿。显然法律的用意在于强调仓储合同的严肃性、稳定性,任何一方在仓储行为中都要做出慎重的、负责的意思表示,不可随意为之。《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本案双方签订仓储合同时就成立生效,合同内容明确具体,双方都要受合同约束。
二、本案仓储合同未解除。
仓储合同的当事人如果需要变更或解除合同,必须事先通知另一方,双方协商一致才可变更或解除合同。变更或解除合同的建议和答复,必须在法律规定或者合同约定的期限内采用适当的形式提出。本案采用书面形式签订,也应采用书面形式解除才比较妥当。如果发生了法律或合同中规定的可以单方变更或解除合同的情形,那么拥有权利的一方可以变更或解除合同,但本案不具有这种情形。证人邵某系翟某的合伙人,二人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足以采信。证人寻某指证邵某是翟某的合伙人,寻某与本案及双方当事人没有利害关系,其证言足以采信。法院在再审过程中,李某在外地没能参加诉讼,那么法院应通知原告李某参加或延期审理,因此再审程序是错误的。再审民事判决在原告没能参加诉讼的情况下,也不存在不安抗辩事由(苹果行情不好,是做生意过程中遇到的正常风险,而不是《合同法》第68条规定的不安抗辩事由,李某有能力正常履行合同义务,也是这样做的),也不符合《合同法》第94条合同解除规定的情况下,仅凭被告翟某的个人陈述,就认定仓储合同已口头解除,明显证据不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本案定金合同成立但未生效,不影响仓储合同成立生效、履行及违约责任的承担。
三、因被告翟某违约,造成原告李某损失57600元。
仓储合同约定李某为翟某储存苹果160吨,储存费每吨360元,储存期从2004年9月5日至2005年3月1日。合同签订后,李某信守约定,将其一个库容为350吨的库洞为翟某保留库位。李某数次催促翟某前来入库,但翟某说再等等,由证人常某、荆某证实。2005年1月中旬李某联系不上翟某,但合同一直未解除,根据仓储合同的特殊性,李某不能确定翟某能不能履行合同,李某仍为翟某保留库位,直到2005年3月1日。翟某何时入库,入库多少,只要不超过约定吨数,这是翟某的权利,翟某合同期满有支付仓储费的义务,这时不支付仓储费才构成违约,应赔偿李某的损失。《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392条规定:“储存期间届满,存货人或者仓单持有人应当凭仓单提取仓储物。存货人或者仓单持有人逾期提取的,应当加收仓储费;提前提取的,不减收仓储费。”
本案是诺成性合同,不存在李某未采取措施防止损失扩大的问题。其它证据也证实李某的损失是57600元(360元/吨╳160吨=57600元)。
综上所述,法院的再审判决是错误的,应予撤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